©枪旗有烨 | Powered by LOFTER

莫名陷入一种磅礴又温暖的悲伤之中


想起昨天读到的一段:爱情本身的过程,像一列火车在漫长的国境里行走一样,走的过程才是爱情,而不是终点才是爱情。它能开到莫斯科也好,开到彼得堡也好,开到西伯利亚也好,这不重要。我念叨着你,同时在这个过程之中,我成为了这列经历一切的火车,而你因此更加幅员辽阔。

……


真美啊,惊觉很多时候我的确如此(当然,我的“爱情”指的是更广义的各种情感)。我不要求回应,不要求得到什么,但正因怀着这份勇气,才能够坦然地走进过去的、未来的、迎面而来的万顷空虚。


热度: 19 评论: 1
评论(1)
热度(19)

请给我弓与六弦琴



————

此处TF ONLY,全员真爱粉,排列组合党

威震天是我的草莓跳跳糖

so sweet&viol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