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枪旗有烨 | Powered by LOFTER

我在外补课的历史老师,其貌不扬,个子很矮,留着个三七分的油头,整日拿腔拿调的,没个正经。但当他走近,你会看到他苍白的肤色,透出点粉,像施了层劣质的薄脂;嘴唇又是鲜红的,竟平白生出几分美貌来。

他爱骂利维坦,实际上身为既得利益者。他总自我贬低,却是响当当的本硕博连读。他曾留学东洋,因此沾染上穷礼貌的习气,一分钟要讲十句对不起,又甩不掉那上海小市民的窝囊模样。铺张与落魄,自大与挽救,仪态与卑躬,奇特的共存。

于是我明白:难看的东西不一定是不妩媚的。这话反过来说也对。有时我看着他,像在注视历史本身。

热度: 24 评论: 4
评论(4)
热度(24)

请给我弓与六弦琴



————

此处TF ONLY,全员真爱粉,排列组合党

威震天是我的草莓跳跳糖

so sweet&violent